如何评价电影《霸王别姬》?

提供的答案:

霸王别姬是中国电影史上不可不说的一部电影,下面是出国留学网整理的《霸王别姬影评》,欢迎阅读。

 霸王别姬影评:一曲戏梦伤千年

手机买彩下载作为荣获一九九三年戛纳电影节最高奖项金棕榈奖的电影《霸王别姬》,被认为是陈凯歌导演所拍的最完美的影片。该片场面精致华丽,人物刻画细腻丰满,故事荡气回肠,充分体现了导演驾驭镜头语言的娴熟程度。

手机买彩下载电影《霸王别姬》讲述了戏子程蝶衣从20年代开始学习唱戏到70年代最后一次在舞台上练唱并最终自刎于他所饰演的“虞姬”最爱的人——楚霸王面前的戏梦人生。程蝶衣与师兄,即楚霸王的饰演者段小楼,共同经历了20年代到70年代这段风雨历程。师兄段小楼跟他感情甚佳,段唱花脸,程唱青衣。两人因合演《霸王别姬》而成为名角,在京城红极一时。两人因合演《霸王别姬》而成为名角,在京城红极一时。蝶衣自小便被灌输“我本是女娇娥”的论断,渐渐长大的他也慢慢接受了这个观点,与师哥产生了雾里看花般的暧昧情愫。很快,这种局面被一个叫菊仙的女子打破……

故事的氛围营造可以说非常成功。人物的一举一动,举手投足间满是那个年代的风情,精致的戏服之下缓缓流淌的是惆怅与感伤。作为第五代导演中最懂戏的陈凯歌,多次巧妙地将戏曲完美的勾勒出影片具有中国传统气息的氛围。

开头对于“磨剪子嘞…锵菜刀……”的声音和寒冷的冬天北京城的极力描画,表现出浓郁的地方特色,也营造了冷冽而略带悲怆,惆怅而略带苍凉的氛围。画面共三次出现了这充满了京味的叫卖。第一次是在北京灰暗的天空下,风尘女子抱着儿子走进戏班子之前。叫卖被拉得很长,像是画面出现的逼仄胡同。画面以冷色为主,营造了淡淡哀愁的氛围。第二次,在寒气逼人的戏班子外面,女子亲手将儿子怪异的第六指生生的砍去了。暗色的背景,深色的棉袄,与画面上鲜红的血迹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此时的全景镜头缓缓移动,像是一把刀钝钝的,一下一下将人带入刻意营造的带着一丝丝绝望的氛围。画面突然又转向了那逼仄的胡同,京味的叫卖,不得不佩服导演的神来之笔,原本不相关的情节被紧密联系,仿佛“磨剪子嘞…锵菜刀……”的叫卖就是小蝶衣的痛苦叫喊,灰暗的天气就是他内心的阴霾。第三次,是蝶衣挥舞着鲜血淋漓的手,一路跑向师傅的厅堂,摁下了学戏的契约。镜头在交待完拜师之后,又移向了胡同。背景音乐适时出现,舒缓了绝望的氛围。冰冷的冬日在有了音乐的镜头下变得有些暖意,之前情节的跌宕得到了很好的缓解,氛围在傍晚的微醺灯光下变得抒情、夹杂挥之不去的怅然。

程蝶衣为日本人唱堂会中杜丽娘的华美唱腔和堂会安静到诡异的气氛,营造了和谐安宁甚至是美好的氛围,在这层表面之下,是巨大的苦楚与压抑。导演用一个移镜头将程蝶衣映在窗前唱戏的身影慢慢呈现,使得巧妙出现了一格一格的移动画面,表情木然的日本士兵把守在门外,这样的画面呈现了流畅的精致之美。画面又回到了堂内。蝶衣的扇若翩跹的蝶纷飞,他的表情是杜丽娘的寂寞:“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赋予断壁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便伤心乐事谁家院!”眼神早已化为千年一曲戏梦中的伤情,也怪不得捧角儿的袁四爷赐与他“出神入化”的匾额。他的戏梦人生全是为爱伤透了心的女子。所以,他也成了女子,成了虞姬,为情所伤。一曲终了,余音绕梁。可下面竟是一群想体验“生活”的日本兵,他们礼貌的用白手套鼓掌,“啪、啪”,沉闷的声音使屋内的氛围变得古怪而沉闷,这是中国历史悠久的梨园文化与日本只会欺凌别国、根本不了解京剧的士兵所碰撞的必然结果。导演苦心安排了一个叫青木的官员,他懂戏。程蝶衣这样的戏痴,将他看成是上宾。以致几乎忘了他的初衷——他是为了救师哥段小楼而被迫唱的戏。在堂会中,青木第一个鼓掌,表现了对于蝶衣的首肯,后来鼓掌的近景镜头让画面呈现略微繁复之感。蝶衣的痛苦,蝶衣对于青木也懂戏的兴奋,在大堂沉闷鼓掌声中交织在一起,巨大的苦楚与压抑在整个空间化成无形的网,压向程蝶衣。

影片的最高潮,程蝶衣声嘶力竭的控诉,菊仙绝望的眼神,段小楼口不对心的呈述罪状,将故事的氛围推向了最高峰,营造了斗争激烈、悲愤绝望的氛围。文革时期人性的丑恶,师兄弟之间的情愫,戏子与妓女的爱情,都在那个火盆面前,扑向了盛大的死亡。程蝶衣被压倒在火盆前,妆花了一脸。他望着说着他罪状的段小楼,面部的特写让蝶衣内心活动表现在脸上,惊诧、失望、绝望,从那双眼睛里,所说着太多太多。他突然站起来,“我也揭发,揭发姹紫嫣红,揭发断壁颓垣!段小楼,你,自从和这个女人成亲之后,我就知道完了。全完了。……”从他的语无伦次里,从红卫兵“打倒一切牛鬼蛇神!”里,从菊仙惊恐的表情里,所有人性的丑恶,都在这阳光下暴露无遗。陈凯歌导演用人的角度审视了这一场文化浩劫,用直白的几乎像记录片的镜头,表现中国下九流的“职业”中的戏子与妓女不被中国人所认同,营造了悲愤的、绝望氛围。

手机买彩下载寂寞的戏梦已伤千年。舞台上的蝶衣表情决绝,一把抽出“霸王”段小楼腰际中的宝剑。程蝶衣在戏中完成了最美的轮回,而霸王,一如千年之前的错愕。

霸王别姬影评: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似坠楼人

当年,杜牧途经石崇旧居金谷园,见昔日繁华美景,今已满目苍夷,只剩啼声哀怨断肠,落花飘散无情,不由的写下:“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似坠楼人”。杜牧怀思的是为夫而死的爱妾绿珠,而我总会忆起那个比烟花还要酸楚幻灭上千万倍的江边虞姬,在漫天风雨的岁月里回眸浅笑,清唱着君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的万劫不复...

这出戏在一九二四年的深冬开场,京城闹市,媚态盈盈的妓女抱着一清秀男童,在寒风人群中穿梭,来到敞亮的戏园子里,仿佛这一遭势在必行,她也不想,只是敌不过贫瘠,本以为戏园子能成为孩子的归宿,哪知横生出根畸指,不得已硬蒙住头,闭塞自己的耳朵,刀起刀落,“娘,手冷,水都冻冰了”的呼喊顷刻随着那指一同灭绝。

蒋雯丽在几分钟的时间里将这个笑中藏泪的母亲演活了,而断指之痛也成为小豆子梦靥的起源。

手机买彩下载学徒小豆子成了他全新的身份,凄惨的经历没有被同龄人理解,反而因母亲的妓女形象遭到嘲笑鄙夷,本就脆弱不堪的小豆子更加痛苦,急忙将母亲留下的裘袄丢入火中,宣告着与这妓女的恩断义绝,要知道,这是母亲留下的唯一信物啊,血骨羁绊全在其间,可见小豆子是多么渴望得到身份的认同,多么需要可以依偎的怀抱。就在这时,小石头出现了,侠骨柔肠,英雄救美,暖被窝,挡板子,甘受罚,无时无刻都保护着自己,失去母亲的小豆子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温暖和尊重,他逐渐将对母爱的渴望转移到了师兄身上,那是一种根深蒂固的依赖,没有他活不了。戏班的生活很幸酸,想成角就得自个成全自个儿,哭喊着“他们怎么成得角啊,得挨多少打啊”的小癞子没能坚持下去,糖葫芦还未下咽就去了。古人云:男怕夜奔,女怕思凡,可小豆子却偏偏说不顺这思凡。“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一错道尽迷茫。成长中,缺乏父性角色引领的小豆子从未由孩童到男子顺利过渡,他拼命为真正男性身份的认同而挣扎抵抗,没有人理解,包括小石头,这才是最残忍的。当小石头用烟杆子捣出满嘴鲜血时,他还是为了师哥的骐骥而屈服,转脸眼波婉转,似笑非笑,吟出“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的娇柔,自此,跳进戏子的世界,彻底内化为女性,直到死的那一刻都未曾改变。

孤独敏感的小豆子找到了人生的寄托

这一舔,无意的柔情万种

手机买彩下载看着师哥殷切焦急的目光,“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的执拗再没有发生,可谁又能预料,他的人生因此而恨错难返

在张府的第一折霸王别姬使他们有了名气,也断送了小豆子的为人路。张公公的淫爪就这样伸向了不解又恐惧的少年,摧毁了他的自我意象。台上小豆子可以纯美若天仙,台下却早已自认不是个东西,这也正是他只愿活在戏中的根本原因,因为现实中他只不过是个被世界抛弃拒绝的孤